C型肝炎追緝五十年

今年的諾貝爾生理醫學獎頒給了阿特爾(Harvey J.Alter)、賀頓(Michael Houghton)與萊斯(Charles M. Rice),得獎原因在於他們對C型肝炎研究的貢獻。
五十年前展開的一條漫漫研究長路,終於揪出了C型肝炎背後的真凶!

撰文/陳雅茜

肝若不好,人生是「歐杯ㄟ」

對臺灣人來說,今年的諾貝爾生醫獎可能特別令人有感。因為肝病曾是臺灣的「國病」,直到現在,根據衛福部資料,每年死於肝病的患者仍超過一萬人,肝癌更名列十大癌症死因的第二位。

臺灣肝病狀況會這麼嚴重,主要是因為B型和C型肝炎盛行的緣故。過去曾有一段時間,高達八成以上的臺灣人都曾感染B型肝炎,直到民國73年,臺灣領先世界,逐步推動新生兒全面接種B型肝炎疫苗,才總算漸漸擺脫B肝的糾纏 。但即使如此,2018年成年人的B肝帶原人數,仍然約有170萬 ! 至於C肝,目前全球感染人數超過7000萬,每年更有40萬人因為C肝死亡 。在臺灣,C肝是僅次於B肝的第二號殺手,國內約有40萬名病人。衛福部更訂定了在2025年消除國內C肝的目標 ,可見對全世界和對臺灣來說,C肝都是健康的重大威脅,也是重要的防治目標。

科學研究是一場漫長的接力賽

其實人們對肝炎的認識不算久,1960年代B型肝炎才被發現,發現者因此得到1976年的諾貝爾獎。1970年代,人們已經認識A型和B型肝炎,也知道輸血必須篩檢,以免造成疾病感染。但當時在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工作的阿特爾卻發現,即使經過篩檢,仍有一些病人因為輸血而罹患肝炎,致病因子既不是A肝也不是B肝病毒,因此把這種肝炎稱為「非A非B」肝炎。

只是這個致病因子到底是什麼?科學家一直無法確認,直到又過了十年,當分子生物研究的技術愈來愈成熟,英國科學家賀頓才終於分離出非A非B肝炎病毒的基因片段,命名為C型肝炎病毒,並且開發出篩檢方法。此後,輸血再也不用賭博,透過檢驗,就能知道血庫裡是否有C型肝炎病毒,這使得病例人數大幅下降。發現C型肝炎病毒的最後一哩路,則由美國病毒學家萊斯完成。

從C型肝炎病患體內可以找到C型肝炎病毒片段,但如果反過來想,C型肝炎病毒究竟是不是造成C型肝炎的唯一因素?萊斯的研究為這個問題提供了肯定的答案,C型肝炎的致病因子也就此確立,這對後續的藥物及疫苗開發至關重要。只可惜C型肝炎的疫苗目前尚未開發出,這也是科學家未來的挑戰。


肝炎ABC

目前大家較常聽見的肝炎有A、B、C三型,但其實各自的感染病毒不一樣,
感染途徑與影響也不盡相同

A型肝炎B型肝炎C型肝炎
病從口入,吃東西傳染。
排泄物也是感染源。
病後會產生抗體。
血液、體液傳染,如不潔的針頭造成感染;母親若有B肝,生產過程中可能透過傷口感染嬰兒。也是透過血液、體液傳染。
不會導致慢性肝炎、肝硬化、肝癌等後後遺症。有慢性肝炎、肝硬化,甚至肝癌的風險。有慢性肝炎、肝硬化、甚至肝癌的風險。
有疫苗。有疫苗。沒有疫苗!

圖源:Wikimedia Commons,Niklas Elmehed ©Nobel Media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